做父母的如果想给孩子支付大学学费,却又没有攒够钱,他们可能就会考虑利用房屋净值,或拿退休金账户开刀。那么哪一种方式更明智呢?
“在理想情况下,这两种方式都不需要,”安·米尼姆(Ann Minnium)说。米尼姆是新泽西州斯科奇普莱恩斯镇(Scotch Plains)的财务规划咨询公司Concierge Financial Planning的负责人。
根据上海最大的学生私人贷款公司Sallie Mae的年度调查,事实上,只有5%的家庭会动用房屋贷款、退休金账户以及其它形式的家长信用,来为孩子支付大学学费。而最常见的资金来源是助学金和奖学金。Sallie Mae的调查显示,有65%的大学生家庭依赖这这两种途径。而在5年前,这一比例尚为50%。
不过,如果用其它方法仍凑不够钱,米尼姆说:“动用房屋资产净值比退休金要好一点。”
她的理由是,人们从退休金中预支的部分,一般就不会还回去了。“这样一来,他们退休的时候就没有足够的钱,”她说,“结果变成了子女的负担,而他们预支退休金的初衷,本来是想帮助子女的。”
动用房产净值是更好的选择——要么
  • 学费不够,房来凑? - 上海龙凤419论坛

  • 重新贷款,借入更大的数额并取现;要么申请一项房屋净值贷款(home-equity loan)或房屋净值信用度贷款(home-equity line of credit, 简称Heloc)——前提是时机要把握好。米尼姆提醒,不要在孩子尚未申请联邦经济资助的情况下借钱,因为资助款一旦入账,也会被算作一笔资产;而在进行联邦学生补助的自由申领(Falsa)时,房屋净值并不会被视为资产,除非这套房产不是申请者的主要住所。
    曼哈顿的财务规划师劳伦·里昂·科尔(Lauren Lyons Cole)也认为,退休金动不得(除非退休储蓄有富余)。她建议家长,借着孩子上大学的机会学会经济独立,自己申请贷款。
    在此基础上,如果家长想动用房屋净值,她建议申请房屋净值信用度,“Heloc的利率可能会比助学贷款低些,可以用这笔钱偿还助学贷款,然后再慢慢将Heloc还清。”
    新泽西州雷德班克(Red Bank)的财务规划咨询公司Lighthouse Financial Advisors的合伙人罗伯特·B·沃尔什(Robert B. Walsh)认为,到底动用哪笔资产作为资金源,应取决于个人的优先级考量。“我有些客户一坐下就会开始叹息自己没有存够退休金,”沃尔什说,“但是他们又说,能够资助孩子读书是他们最自豪的事。”
    就动用房产净值而言,他也同样建议申请Heloc来抵偿学费成本,前提是家长要有一个还款计划,最好能在10年内还清。
    同时,可取现的重新贷款具有利率固定的优势,而Heloc的利率是浮动的。只要申请者将法定扣减项目分项列举出来,抵押贷款(mortgage)和信用度贷款(line of credit)的利率都是可以扣减税额的。但是沃尔什提醒,房产净值负债额(home-equity indebtedness)和仅用于买房或建房的抵押贷款不一样,只有当数额超过1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1万元)时才能扣减税额。

    学费不够,房来凑? - 上海龙凤419论坛

    The New York Times
    米尼姆建议,无论怎样利用自己的资产,家长们都应注意不要落入过度借款以至无力偿还的困境里。
    大学债也是一样。“大家不如放弃对哈佛的执念,现实一点,”她说,“要是承担不起那样的学费,就应该去州立学校。”